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31.

作者:糍蜜嚅嚅字数:4558更新时间:2024-05-20 17:46:08
  刚探进去一个指节,里面的吸力就咬住了手指往里拖,白软的女体猛地抽紧,连声音都带上欢愉。白鹤雨用两指撑开菊穴,这才发现她身下有一部分水来自这个小洞,粘腻而丰沛的肠液咕叽一声顺着被撑开的手指滴落下来,少女习惯性地摇起屁股就要把手指往里吞,明显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情了。
  “嗯……嗯啊……再深一点,星玉……”
  听见熟悉的名字,白鹤雨猛地把手指抽出来一巴掌甩在她娇嫩的臀部上,先前被刘铁蹂躏的痕迹还没消退,现在应声浮起一个新的红肿指印。男人掐住女孩纤细的腰肢狠狠下压,有她小臂粗长的肉棒就着刚才被撕裂了的脆弱瓣膜,狠狠冲进紧致软嫩的甬道里面。
  他其实没什么处女情结,至少以前他是这么认为的。白鹤雨压抑着身体里爆发的愉悦和焦躁,女孩穴里紧得让他发痛,肉棒被腔肉灵活地裹吸舔舐,里面湿润而软糯,每一道蠕动的肉褶却能让人疯魔。
  “呜——啊……轻一点……嗯,哈啊……”戚燕抱着肚子,她好像要被撑裂开了,男人给的太多,已经有些超出她的承受能力。白鹤雨的阴茎如弯刀般弯曲翘起,鸡蛋大的龟头顶在少女穴口就能两片花瓣挤到完全变了形。能力者的身体会经历不同程度的二次发育,末世前他的尺寸就已经让许多女友叫苦,经过二次发育后变得更离谱。
  更何况戚燕实在是太娇小了。
  白鹤雨只能微微弓着背将她双腿盘紧在腰上,好让自己进得更深。他做了个深呼吸压下射精的欲望,白鹤雨低头没好气道:“腿夹紧,马上就操得你喊救命。”
  女孩哭着摇头,能感觉到那根东西顶在自己的最深处却还要往里进,她软白的小手从肚皮上往下摁,好像这样就能把那根恐怖的肉棒推出去。
  下一秒她身后出现的双手隔开了少女的手臂从她腰部穿过,直接扣着戚燕的腿把人抱起来,小穴和巨茎骤然摩擦,带来过电般的性快感。只这一下,她就高潮了。
  戚燕胡乱抠住白鹤云的手臂,在灭顶的快慰中抽搐。她下体水多到像是在排泄,那个湿淋淋的深色花穴疯狂收缩,能听到穴肉互相摩擦的水声,很快她就在男人怀里瘫软下去。白鹤云看着女孩颤抖哭吟的痴态,呼吸也乱了几分。
  白鹤雨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将戚燕那双细白小腿架在他哥手臂上,摆成他不久前在记忆相片里看到的姿势。他撸了两把肉棒,在叁分之二处有一道分界线,那是女孩小穴的深度。跟男人的尺寸相比较起来,她的甬道显得有些太短了。
  他是第一个撕裂、开拓她处女穴的人,这个认知就像一团扔进干草堆的火,烧得他浑身噼啪作响。
  戚燕缓了一会就又哼哼唧唧想要,她身体上有些被蹂躏过的紫红指印,两片蚌肉外翻,一片湿亮。白鹤雨弯下腰用嘴唇扫过她的眼睛和额头,双手握住女孩白软小腰。
  白鹤云的加入让戚燕身体完全敞开,白鹤雨用龟头的棱子在穴口沾了更多淫汁,下一秒腰腹猛地发力,像是要将戚燕捣碎了似的冲撞进去,不给她缓冲的时间次次都顶得最深处的宫口向里凹陷,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贯穿的可怕饱胀感让她弓起腰下意识地想逃,却每次都被男人按着腰向下压。
  “呜呃……坏了,要坏了……要被插坏的……啊嗯……啊……”
  戚燕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两颗奶头红肿翘起,被粗暴顶撞的动作弄得弹跳不止。白鹤雨手上用力不让她逃,他还有一截棒身露在少女穴外,男人动作强硬地一直往里深入,一直到再也插不进去为止,龟头的棱都已经深深陷入她最中心的小孔,再蛮力挤进去大概真的要把她弄坏了。
  戚燕一双软绵绵的腿儿大开,腿心的阴阜高高肿起,稀疏毛发被水液糊成一片,泥泞而情色。
  “呜呜……里面,不可以……不能的……”
  “嘶……喜欢被打?嗯?”白鹤雨狠狠顶在女孩花穴的尽头,几乎是用阴茎将她顶起来,他一只手掐着戚燕的腰,另一只手控制着力道掌掴着少女果冻般的臀。娇软的臀部在男人手里红肿充血,每打一下她的穴肉也跟着绞紧一回,最深处的宫口松开了些,正含着龟头吮吸吞吐,不用抽插都已经销魂蚀骨。
  少女的身体诚实地向男人表露自己的受虐倾向,戚燕的眼睛毫无焦距地看向虚空中一点,只有痛苦愉悦相混杂的表情呈现在她脸上,一双杏眼哭得通红,无辜下垂的眼尾看起来简直好欺负死了。
  戚燕已经不会挣扎了,她的甬道一阵阵收紧,像是猜到了后续似的吸裹着那根恐怖肉物,龟头的一半都操进最深处绷紧的壶口。她哭吟一声,含羞草般夹紧收绞的穴道挤得白鹤雨头皮发麻,他定了定神,坚定而强硬地继续往里推进,直到整根没入。
  失去最后防线的少女子宫软嫩至极,每一下都被悍然侵入的巨物顶到变形,白鹤雨抽出时这小小的肉宫连同宫颈一齐收缩拉拽,顶入时则会被紧紧扣在里面,极尽缠绵。
  实在是要让人发疯的。白鹤雨忍耐不住,摸摸戚燕的阴蒂,挺腰大开大合操弄起来,力道大得让戚燕每一下都撞在身后男人胸口,呻吟变得越发破碎。白鹤雨看着她那对被撞得上下摇动的小奶子只觉得口干,忍不住俯低身子凑过去舔得她浑身发抖。
  “嗯唔——”
  白鹤云也低下头去吻戚燕的唇,一大一小两条舌头互相交缠拍打出水声,她失神贪欢的表情全被男人看在眼里,平日里藏匿在镜片后面双眼此时温和不在,浸满了浓重欲色。
  白鹤雨看着他哥和戚燕吻得沉醉,松开嘴里深红色的乳头,抽送的动作比刚才更猛烈,几乎要把女孩顶飞出去。白鹤云的视线定在二人交合处,他不再接吻,转而去舔她的耳朵。
  “骚宝宝,”男人眼睛发红,固定女孩腿弯的手微微用力,声音低哑暧昧地吹入她耳道:“子宫是不是被操透了?屁眼里都在喷水,嗯?”
  “快点高潮吧……我会给你更多。”
  戚燕浑身颤栗。
  少女的穴里一下子疯狂绞动,白鹤雨额头青筋鼓起,狠狠把肉棒钉回她身体里面,有些咬牙切齿:“别他妈夹,我操……白鹤云你他妈跟她说什么了……你个小人……”
  本来就紧窄的穴道阵阵紧箍,猛地吹出大量清液,水甚至喷到了男人胸口。白鹤雨急喘中马眼大开,浓稠大量的精液骤然喷射出来,把戚燕肚皮都灌得微微鼓起,甚至能听见里面咕噜咕噜的水声。她被烫得浑身发抖,被操软了的宫口却在肉棒撤出时再次闭合,一滴精水都没漏出来。
  实在是奇耻大辱,他这辈子还没有十分钟之内就射的时候,哪怕是他处男毕业那次都没有这么快的。白鹤雨看着射过的肉棒骂骂咧咧,他掐了掐戚燕的脸蛋,打算把女孩的身体翻过来,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
  “不用。”白鹤云让少女正面抱着白鹤雨,姿势从后仰变成俯趴。他揉捏着女孩早已经被扇打到红肿的臀,啪啪几声抽在那翁合收缩的屁眼上。经过伊贡的开发她后穴也早就变成敏感带,此时被虐打得又痛又爽,戚燕软绵绵地娇吟一声,不自觉抬了下臀部。
  白鹤雨还是第一次看见被打屁眼都能爽的,看着她痴态毕露的样子忍不住暗骂一声。气得伸手拧了一把女孩胸前颤巍巍的乳粒。
  白鹤云伸出食指缓缓推进高热濡湿的菊穴,腕间百达翡丽被水液泡得湿亮,那都是从女孩屁眼里泄出的淫汁。别人的角度或许看不见,只有白鹤云自己知道刚刚他小腹都被水喷湿了。
  “嗯……呀啊……”
  里面早就已经做好被侵犯的准备,禁不起任何撩拨了。
  男人涨红勃起的阴茎顶上去,即使是这样的动作他做起来也显得温柔矜贵。他扶着戚燕的一条腿帮她保持平衡,进入的过程很漫长,视觉上像是把不合尺寸的巨物硬往套子里塞,让人担心那么小的穴会被撑成什么样子。
  “啊、嗯啊……太深了,等一下呀……嗯——”戚燕的腰止不住往下塌,两个可爱的腰窝若隐若现,像是长在身上的小酒窝。白鹤云看了两眼就用拇指摁住,四指扣上她髂骨的位置,硬生生操到了底。
  少女的肠肉柔软湿热,包容力极强,那根粗长得惊人的肉棒虽然入得吃力但也全被她吞了下去。戚燕只能大口大口呼吸来缓解后穴过于激烈的便溺快感,她还没有接纳过这么恐怖的尺寸,恍惚以为插到她的胃里了。
  “哈啊……啊……唔呃……”
  “不是已经等很久了吗?”白鹤云表情隐忍,额角青筋跳动,他从来没有进过这样的穴,里面的肉褶活跃又贪吃,像是活了。每次以为是她极限的时候下一秒穴肉又欢欣地挤压过来,让人恨不得直接把她撞碎。
  他掐着她的腰窝往上一提,在少女甜腻的呻吟中整根撤出,然后狂放地一冲到底,戚燕连哭都没法哭,声音被撞得断断续续,只有被贯穿的快感越发清晰,在意识混沌中快慰到痛苦。
  白鹤云猛捣了几下,等后穴被他彻底操到熟透时才将女孩的腿折迭起来压到怀里,重重抽了几下女孩湿亮勃起的阴蒂,听见戚燕讨饶的声音时这才冲着白鹤雨掰开她的花穴。
  “骚宝宝,把两个穴都操烂好不好?嗯?”男人亲吻着戚燕的发顶,玉般的手指紧贴着穴缝揉弄,时不时去抽打那颗淫豆“你会喜欢的。”
  “嗯……呜,好……不要打那……嗯呀……”
  “好乖,重复一遍,你想要什么?”
  “把,骚宝宝……两个穴都、都操烂……哈啊,不要,不要打那里……呜呜……”
  虽然是这样说,但男人手指离开时少女像是有些失落地低吟一声,下一秒阴蒂就被更重的力道猛抽了几下。戚燕被这酥麻疼痛的感觉刺激得小死一回,更是在白鹤云掐着那颗淫豆搓揉时浑浑噩噩地喷出一股淫水。
  “真是好乖的小婊子。”男人温柔夸奖。
  戚妍身前的白鹤雨看着她被兄长掰开穴肉凌虐,嘴上呜呜咽咽地说淫话,再也忍不住沸腾的欲望,握着勃起多时的阴茎就往里面插。刚刚高潮过的穴还在抽搐,这个时候挨操快感简直是翻倍激烈,戚燕的脚趾都蜷缩起来。
  她抱着肚子嘤嘤叫起来,两根巨物隔着一层肉膜在她体内同进同出,力道凶残。她的奶头也被人用指尖刮蹭,又痒又舒服,高潮来得又快又急,到最后甚至晕过都会被两个男人操得喷水。
  少女再醒过来时一张小脸上全是泪痕,身上像被过度使用的性玩具那样到处都是红痕和牙印,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已经累得连姿势变换都察觉不出来了。下身两个穴被男人操到红肿熟烂,随便插两下就能挤出一小股水来。不知道是谁在亲她的嘴,对方舌尖撩过她上颚,带来酥酥麻麻的痒。
  “嗯……不,不行了……真的……不要了……”
  肚子里又灌进一股热流,花穴和肛肉即使是在戚燕失去意识的时候都尽职尽责地含着精水,大股大股的白浊射入她体内就囤积在肚子里一滴都漏不出来,肚皮撑得像是怀了孕。几回过后两兄弟都察觉出端倪来。
  “应该是她的能力,怪不得身上总有股香味。”天生就是吃精水的妖精。白鹤雨啃了一口戚燕的舌头,在她吃痛时用肉棒打着圈碾磨花穴里某一点,女孩浑身上下都透出兴奋躁动的浅红,被磨那处软弱时就像是被电到似的狠狠颤动。
  两人就这么淫虐着戚燕软白娇小的身体,直到白鹤云咬着她的耳朵使了个眼色,在白鹤雨又一次插进她子宫时两人几乎是同时射了精。
  “呀啊……”
  戚燕两只手挂在男人脖颈上,她湿红着眼睛大口大口喘息,表情脆弱又难耐。白鹤雨一时间移不开眼,心脏以前所未有的频率高速跳动。受尽凌虐的少女像是被反复碾碎在地的白玫瑰,形成一种奇异的、惊心动魄的美。
  白鹤云等待那阵余韵过去之后就给戚燕简单清理了身子,又脱下上衣把她罩起来,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饱足的充盈感,先前过度使用能力的疲惫一扫而空,想来也是跟她的能力有关。
  “难怪那两个小子像狗一样把她看得那么紧。”白鹤雨捧着戚妍的脸蛋咬上一口,窝在白鹤云怀里的少女被他咬得直哼哼。
  “她脸皮薄,别在脸上留下痕迹。”白鹤云皱着眉把戚妍的头偏回来,虽然他们叁人这样回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能防止有人再打她的主意。
  白鹤雨暗自磨了磨后槽牙,对他哥假公济私的行径极为不齿。他妈的,刚刚下手最重的就是你白鹤云,现在跟他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