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回淫美婢夜话勾春心

作者:才不是猫大人字数:2332更新时间:2023-01-31 17:11:21
  世间情肠万种,若有惺惺相惜,互敬互爱的正缘,便一定有孽缘一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先书这风家大小姐云香之孽缘一事,几回过后,少不得又是正角登场也。
  说这风云香风小姐,乃是风健书和妻子第一个孩子,故备受疼爱。云香一天天长大, 更是生得温柔端庄。小脸儿白里透红,毫无暇斑,光滑如缎,色如胭脂,樱桃小口,膏唇粉红,身段丰腴婉转,行动更是端庄自在。故风健书爱她比爱儿子还更甚几分。加之云香性子保守,虽然认字,却不爱诗书,偏好女红针线,烹饪管家,闲来偶尔下棋作乐,颇得风健书欣赏。
  父母疼爱自然是好事,只是可苦了云香。本来十六岁的年纪,人事已知,又与闺中密友嬉闹时候会听闻些春情八卦,早就芳心萌动,暗暗求着爹娘为自己寻个标致夫君,好受用一生。只是风老爷和妻室商议后决定到她二十岁的时节再筹谋婚事。云香心儿登时冷了一半,四年光阴,岂是那么好度的!便也心儿摇摆,把所学女德抛之脑后,也想着找个相好的人儿来。
  只是家风严谨,几个姊妹所住之所,别说是男人,连个公狗也没有的。云香便只好每夜以双腿夹紧被子摩挲止痒。
  各位看官定是想问,既然家风严谨,这云香小姐定是有贼心没贼胆,有了贼胆也没机会的主儿,何来一段孽缘之说?看官别急,且说去年盛夏六月的时节,风家因风健书不喜骄奢淫逸,即便是家中有所权势,装潢得也十分朴素。连花园里也没甚花草。几个女儿十分无趣,便磨着他买了一批奇花异草回来观赏。风健书一来还呵斥几句,后来确实觉得自己太严苛了些,便自行买了些好看的花草到后院载种。这花草重量可不轻,需男子搬运,云香便顾着把几个妹妹往屋里赶,生怕她们见了外人。
  这日,云香才在廊上做些针线,忽闻一阵嬉笑。抬眸一看,原来是自己院里几个丫鬟和一个没见过的女孩子嬉闹,便也来了兴致,上前问道:“玩的什么,这样开心,倒是手上的事儿都忘了做了。”只见一个大丫鬟先迈出一步拜见小姐道:“见过小姐,这位是个有趣的人物,所以奴儿几个耍的过了头,还望小姐海涵。”这丫鬟名唤秋水,年方十八,是和云香一同长大的丫头。生得也有几分颜色,比云香略胖些,却是一身美肉,珠圆玉润,风情万种。
  云香把眼细细看去,却见那女子并不羞涩, 反而也直直盯着自己,心下奇怪道:这是谁家的丫头,竟然一点儿也不怕生!又听一个小丫头道:“你快去把衣裳换了吧,少盯着我们小姐看了。”那女子才开口说“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着实把云香唬了一跳——原来是个男子音色!这才仔细看去,果然这女子虽说生得也有些闭月羞花的样子,身量却比寻常女人高许多,骨节也更粗,甚至脖颈上还有个喉结。可再看,他又是面如朗月,眉如墨蚕,肌肤细腻,似那二八佳人吹弹欲破之玉肤。难怪自己方才居然没有认出来!云香不由得红了脸,厉色道:“胡闹!什么人都往我这院子里带么?”
  秋水忙打圆场说:“小姐,这是在老爷跟前伺候的备马小厮,被老爷派来给咱们院儿里摆放花草的。奴婢看他长得有几分女色,便叫他穿上奴儿的衣裳看看,没想到惊扰了小姐。”又转脸喝道:“小姐都发话了,你还不快滚!”那小厮连忙低着头,规规矩矩退了出去。小丫头们看无趣,也各自散开了。
  入夜,倒是轮到云香无法入眠了。这小厮不知名姓,却生得这样标致,扮上女装比自己还美三分。人说女扮男装是最容易的,女子颜色本就清丽,扮上男人模样,不过是标致小生,招人喜爱;但男人若是穿女人衣裳,想好看倒是很难。这厮能有如此姿色,想必男装也是十分风流倜傥。心里暗动,却不敢对他人说来,只自己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长吁短叹。
  正该秋水当班,在外面听得是清清楚楚,心里暗道:小姐也到了思春的年纪,莫不是白日家看了那小厮,动了春心么?便开口问道:“小姐可是难受?可需要喝茶?”云香道:“你且进来,我与你说话。”
  秋水进屋,与小姐同帐。云香红着脸,忸怩半晌才问:“你可与男子睡过?”秋水也是一惊,道:“奴婢不敢妄言。”云香冷哼道:“你也这般大了,不像我被父母拘束,怎么会没有?”秋水笑答:“小姐若是想听,奴儿便说来与小姐听就是。”秋水抿嘴笑道∶”说得不胜得真些,还是寻个物儿比划一下。“遂寻了一个裁衣尺,拿到小姐面前,用手向小姐比道∶”男人那作怪的东西,长里也像这六、七寸长。“
  又用手指比道∶“粗里亦像这三指三来。”
  云香听了,惊讶道∶“你别唬我,我虽愚笨,却也看过自己那处。那小小的穴儿,如何容得这样粗大之物,那不要痛煞你了?”
  秋水遂道∶“是哩,初入之时,是有些疼痛,可那物儿到了里面,男人把那个东西弄了一更多天,方才入进,乃至他那个妙物入进去之时,我用手把自己阴儿一摸,那时觉得阴内全紧紧靠在他那东西上边,连一丝一毫的空儿也是没有,乃至他用力把那物儿出入的时候,阴内痛之中带痒,痒之中做痛,尤其是那妙物抵着花心之时,那头儿烫得我那儿如温水烫一般,烫得我浑身一阵颤抖,浑身酥软,舒服异常。整个人儿似浮于半空之中,真真美入骨蚀,那时,才觉着至矣尽矣之美妙之处。”
  云香听了,面如桃红,身上更是燥热无比,口中发干,连呼“阿弥陀佛”。心道:“这小妮子是与人做过事的了,若我把心事告诉了她,想来不会笑话我,说不定还会助我。”便鼓足了勇气问:“姐姐,你我一处长大,你服侍我多年,我一言一行姐姐都看在眼里。我虽为小姐,今日却不得不求你一件事了。”秋水心里明了,却故作惊讶扶着小姐问:“小姐什么心事,尽管说来,奴儿绝不告诉他人。”云香便把白日家见到那小厮后如何心动云云一五一十说了。
  秋水道:“奴婢以为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找个小厮罢了,此人名唤庆俞,年纪刚有二十岁。小姐若想,奴婢明儿就找了他来。”
  听闻此言,云香虽然羞涩,却更是感激,不由得身上抑郁好了许多,作势要跪,秋水不让,二人推拉一方,说了许多心腹之话,这才堪堪睡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