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五章绵延千年的故事

作者:咫尺间字数:3522更新时间:2024-05-22 16:57:20
  刘铎救下庄重之后,还没来得及回答庄重的问题,就闷哼一声,却是猝不及防,竟然被东平新一出现在背后,偷袭了一掌。
  刘铎就地一滚,却是失声道:“怎么可能,桃木刀的爆炸都没能让他受伤?”
  方才为了救下庄重,刘铎却是将他最为宝贵的桃木刀给爆了。没想到这等程度的攻击都没能伤到东平新一。
  “他已经妖化了,这一役不管他是赢还是输,都必死无疑。忍者,对自己还真是够狠!”庄重咳出一口血,道。
  刘铎看东平新一一眼,紧接着也看了出来,此时东平新一已经被式神主宰,除了杀戮没有其让。这下却是难办了。
  “你怎么会来这里的?你的事情办完了?我还没来得及去找你呢。”庄重好奇的问道。
  在美国的时候,庄重就接到乔可可电话,说刘铎给他留下一个奇怪的消息,说他如果月末没能回来,就让庄重去找他。现在看来却是不必了。
  只是庄重很好奇,刘铎究竟去做什么了。
  刘铎却是摇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先解决了他再说!”
  这时,东平新一却是再度闪烁过来,扑向庄重。
  庄重一咬牙,一下从地上弹起,快速念出一段口诀,召唤了吕祖上身。
  之前庄重召唤吕祖的时候,曾经触摸到了暗劲三重的门槛。希望这次也能吧,不然就真的要被东平新一斩于刀下了。
  上身之后,庄重大吼一声,风水眼开启,全新的风水全景图将东平新一的身形显影出来,却是极大的帮助到了庄重躲避东平新一的招式。一时间倒是稳住了局面。
  而旁边的刘铎也没闲着,左右扫视一周,忽然围着庄重跟东平新一转起圈来,没走几步就略微停留,将后背的琴弦拔下一根插入地面。
  当他转完一圈,地面已经被琴弦布满,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遭的梅花桩。
  作完这一切之后,刘铎将乌黑的琴身猛然往天空一抛,却见琴身飞到半空悬浮起来,立在了庄重跟东平新一的头顶之上。
  “庄重,缠住他,别让他动!”刘铎对庄重大喊一声。
  “不让他动?怎么可能,这家伙现在完全妖化,我自保都有问题,还缠住他……”庄重吐槽着。
  虽然这么说,可庄重还是尽力扑上去,想要靠着近身短打将东平新一缠住。
  但是东平新一现在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每一招出去都带着无可匹敌的刀气,刷一下,庄重胸口被斩中,却是顷刻间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妖刀村正的威力确实惊人。
  被一刀斩中,庄重只觉胸口吃痛,力气在随着血液流失。而东平新一正狞笑着,再次杀过来。
  “混蛋,真以为大爷是好欺负的?”庄重怒骂一声,奋起最后一丝力气。
  风水眼也被庄重运转开来,全景图显示之下,东平新一身上闪烁着七八个红点,那代表着他的弱点所在。
  但是妖化之后的东平新一几乎没了痛感,除非杀死他,不然根本就没法让他停止下来。
  该怎么办?
  庄重看着那几个闪烁的红点犹豫不决,而东平新一身体化为妖刀,却是再次斩了过来。
  “赌了!”情急之下,庄重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之色,接着神光内敛,竟然在这时候进入了观想状态。
  而下一秒后,庄重就像是机械的木偶,开始了眼花缭乱的走步。
  仿佛步罡踏斗的天师,又像是走桩的武者,庄重围着东平新一飞速转了一圈。
  每走一步,庄重就会打出一拳,再走一步,庄重又是一拳打出……
  足足一十三拳,耗尽了庄重所有精气。只是让人不解的是,每一拳都没触及到东平新一,而是隔着有一指长。
  东平新一也疑惑的看着绕圈的庄重,不知道庄重到底在做什么。
  而下一刻之后,他就知道了。
  只听庄重猛然喝一声:“爆!”
  接着整个人跳出刘铎设下的琴弦圈外。
  随着庄重话音落下,只听一声声砰砰砰的爆炸声响起,就像是一排排的迫击炮在轰击,炸响在东平新一的身边。
  赫然是庄重刚才打出的拳风!
  凌空打一寸,三重暗劲!庄重刚才却是在用观想回忆之前领悟暗劲的情景,置之死地而后生,却是终于成功复刻。
  只要庄重回去后凝心参研,距离真正迈入暗劲三重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剧烈的暗劲爆炸将东平新一吞噬,形成一个真空涡旋。一时间东平新一被涡旋吸附其中,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脱身。
  “庄重,引燃伏羲桐!”刘铎对庄重道。
  庄重当即召出罗擦,带着一道流火射向半空的琴身。
  刘铎的这段琴身有一部分的材质是伏羲桐,本来是一整块的,但是当初击杀黄巢用了一部分之后,只剩下了一小截。不过却也足够了。
  罗刹火焰瞬间将琴身引燃,火焰轰隆一声腾起,仿佛一朵虚空生成的火莲。
  火莲缓缓绽放,一丝丝火线射出,跟刘铎布置在地面的琴弦大阵链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火焰囚笼。
  而东平新一就被困在中间,一下子成了火莲灼烧的养料。
  啪,啪,火莲每绽放一瓣花瓣就会发出一次爆炸。爆炸的中心,赫然是东平新一。
  即便是东洋最为妖异的武器,面对这种火焰的灼烧却也是抵挡不住。
  东平新一哀号着,声音尖锐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
  而奇怪的是,没有布置阵法的地面竟然也涌起一股火焰,将东平新一吞没了进去。
  瞬间,东平新一身上的血光就燃烧殆尽,露出了东平新一的面容。
  东平新一就像是恢复了神智一般,嘴唇嗡动,冲庄重说出一句:“谢谢。”
  接着竟然在火莲之中坐了下来,任由火焰将他吞噬,直至不见。
  他说过,他的宿命就是等待死亡。现在却是不用等待了,庄重成全了他,所以他谢谢。
  庄重低叹一声,却是没说什么。
  刘铎拍拍庄重肩膀,将身后的背包取出,拉开拉链,露出里面一个古朴的盒子。
  “这是什么?”庄重奇怪的问道。
  “我前段时间就是去一个古墓中拿它了。”刘铎说着,打开了盒子。
  里面却是露出一个让庄重目瞪口呆的东西。
  竟然是一枚蝙蝠铜铃!
  这东西,不是宋凌之前一直在收集的吗?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宋凌要得到它,而刘铎竟然也不惜涉险得到它?
  “这究竟是什么?”庄重皱眉问道。
  刘铎看一眼远处兀自战斗的宋凌跟王,两人打得不可开交,宋凌已经被王逼迫的拿出了走马灯,一个个幻影从走马灯里流转出来杀向王,却都被王化解。
  显然两人的战斗还得持续一段时间。
  见还有时间解释,刘铎这才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伤药治疗着伤势,一边给庄重讲出一个绵延了千年的故事。
  “宋朝年间,一代风水大师吴景峦因奏言过直,被当朝皇帝所杀。其弟吴云海发誓为兄报仇,于是百般奔走,寻龙点穴,要断大宋龙脉。而宋朝皇室有个叫做刘言的风水师,受命于皇帝,要保全大宋龙脉。于是跟吴云海展开一场明争暗斗。
  双方势均力敌,最终吴云海大限将至,未能在有生之年断了大宋龙脉,于是传下家规,吴家一脉有生之年,必要断掉宋朝龙脉。
  刘言在吴云海死亡之后,也跟着长逝。同样传下家规,要制止吴家行为。
  于是吴家与刘家,两个风水家族展开了连绵不绝的争斗。终于在宋末,吴家子嗣为了复仇,勾结蒙古族,成功镶死了宋朝龙脉,断送了大宋江山,致使蒙元入主中原,带来一场汉族的劫难。
  刘家一是不耻于吴家所为,二是意图赢吴家一次。跟吴家就此结下了世仇。
  但是奇怪的是,吴家在坏掉了大宋龙脉之后,却离奇的消失了,整个吴家再无一人出现过。刘家后裔就秉承着家规,一代代拜入朝廷,守护当代朝廷的龙脉,顺便借助皇室力量搜寻吴家影踪。
  时光荏苒,来到清末时期。东洋高桥家族受命于天皇,先一步来到华夏,准备破坏大清龙脉,为东洋入主华夏做准备。高桥家族经过周密调查,查到了吴家的故事,然后千方百计搜寻,竟然让他们找到了吴家的后裔。高桥家族通过绑架吴家后人,威胁吴家破坏华夏风水。
  而刘家也得知了此消息,要制止吴家。吴家被高桥家族威胁,无奈之下,只能照做。好在清廷也是气数已尽。吴家付出代价,换来刘家的协助,一起坏掉了清廷风水,并且暗暗埋藏了一个反制高桥家族的狠招,高桥家族被两个风水家族联手设计,最终会在下元八运年间绝嗣。只是可惜的是,吴家在跟高桥家族的斗争中被灭门。于是这件事就只有刘家后人知晓了。”
  刘铎缓缓说着,就像在说一个演义故事。
  而庄重听罢,则嘴巴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指着刘铎愕然道:“你……你……就是故事里刘家的后人?”
  刘铎看庄重一眼,点了点头:“没错。不止我,高桥俊也是故事里高桥家后人。他早就知道了有关他家族的诅咒,所以处心积虑布局要破除这个诅咒。但是这个诅咒却是被种在龙脉风水之中,想要破除可没那么容易。何况找到了他也打不开,因为启动那个风水龙脉大阵的法器就藏在三个蝙蝠铜铃之内。所以他这些年来一直积极参与华夏事务,试图找到铜铃并破掉华夏龙气。甚至还跟东洋当局勾结,针对华夏做了很多布置。哈迪斯计划,就是出自他手。”
  “这也太曲折离奇了吧?”庄重难以置信的道,紧接着却是想到了什么,又道。“那宋凌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她也要找到铜铃?这龙脉跟她没什么关系吧?”
  谁知,刘铎却是摇了摇头:“其实我也知道的不多,甚至连你为什么会牵扯进来也不知道。高桥俊应该知道一切,只是他应该不会告诉我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